記傈僳族傳統服飾制作工藝傳承人余明仙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8-05 11:44:18

因爲熱愛 所以堅守

——記傈僳族傳統服飾制作工藝傳承人余明仙

●余麗芹

    或許她制作的服飾不如時裝華服精致,或許她編織的麻布匹不如錦緞細滑,或許她刺繡的花朵不如淘寶的機繡花豔麗,也或許她學寫的音節文字稚嫩笨拙……但她制作出的一件件、一套套古樸的傳統傈僳族服飾,記錄了她一生的熱愛、執著及堅守。

    第一次認識余明仙是在微信朋友圈,一位朋友發了一張維西縣首屆傈僳族音節文字培訓班的圖片,其中,65歲的余明仙認真上課書寫的模樣,引人注目。

余明仙制作的傈僳族服飾登上昆明民族時裝周。

余明仙正在織布。

    一打聽,才知道她是傈僳族傳統服飾制作工藝傳承人,就萌生了認識她、采訪她的念頭。

“這朵花這邊的繡線拉得太緊,這邊又太松,要拆開重新繡;這朵繡得好看,顔色豔麗,層次分明……”7月的一天,記者到維西縣葉枝鎮新洛村瓦口組余明仙家采訪時,她正在指導村裏的婦女繡花。

    原來,近年來,余明仙到城裏的民族服裝店領了一些手工活回來,分配給村裏熱愛繡花、擅長繡花的婦女,讓她們在茶余飯後做做手工,增加收入。

    余明仙,生于1954年,是維西縣葉枝鎮新洛村瓦口組土生土長的傈僳族婦女,家庭經濟主要靠畜牧業和手工編織業。余明仙從小熱愛本民族的手工藝制作。

    “梅花香自苦寒來。”這句話用在余明仙身上,顯得異常貼切。她的成長經曆就是一部苦難史,6歲時,父親過世,母親再嫁、再生育,讓原本就非常貧困的家庭,陷入了更加艱難的困境。

    “那時候,村裏一樣大的小姑娘相約著一起過夜,沒有被子蓋,我們就一起砍柴,燒火取暖,用松明子照明,整夜整夜搓麻、紡線,實在困了就眯一會,醒來繼續……”爲了能穿上衣服,10來歲,余明仙被生活逼著,開始學習制作衣服:種(麻、棉)、采摘(麻、棉)、剝皮(麻)、紡線、用堿水煮(麻)、用蛋白潤滑(麻)、織布、裁剪、縫制、刺繡,她逐一學習,直至熟練掌握全套制作工序。

    在艱苦環境中長大的余明仙是當地紡織麻布衣服、刺繡花臘裱等傳統服飾手工制作技藝的能手。至今,她完整保留有:格樂、切來、捂咱、壓條多、織布架、壓瑪、壓尼等制作工具。2014年被維西縣命名爲縣級非遺文化傳承人。

受地域因素的影響,余明仙擅長維西傈僳族傳統服飾中“阿尺木刮”男女服飾的制作。

采訪中,余明仙展示了紡線、織布、繡花、草編等技藝,完整講解了“阿尺木刮”男女服裝、男子服飾“殼扒臘哄”“阿目數呂”(草編飾物)、羊毛帶子、“臘裱”、綁腿等的制作方式及長刀、弩弓、箭包等佩飾的佩戴方式;女子服飾“呙亨”(三角帽),“呙亨”“來俄”等制作工藝。

    余明仙說:“雖然,當初學習服飾制作是爲了能穿上衣服,但自從學會後,我就愛上了這一行,每當繡出來一朵花,織出來一匹布,或者剪裁出一件衣服,都讓人充滿滿足感。”

    余明仙制作的“阿尺木刮”男女服飾一針一線完全靠手工,服裝上點綴的草編飾品,也由她一個一個手編而成。全手工、全棉麻,使她的傈僳族服飾得到廣大傈僳族群衆及傳統民族服飾愛好者的喜愛,他們慕名前來訂制服飾。

    余明仙是一位熱心人,她曾在村裏當過幾十年的婦聯主席,村民也都形成了有困難找她的習慣,東家有困難、西家有病痛,都會找她幫助。她積極帶學徒教授傈僳族服飾制作工藝的同時,還熱情組織群衆開展民間文藝活動,經常帶領新洛村阿尺木刮表演隊到鄉、縣參加各種節慶活動。

    余明仙還帶頭組織學習傈僳族音節文字。她每天活躍在學習群裏,用語音讀、用照片展示學寫作業本,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感染帶動周邊的傈僳族群衆跟她一起學寫音節文字。

    “現在,國家政策這麽好,傈僳族農民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好,已經沒有吃不飽、穿不暖的家庭,很多人購買、訂制民族服裝,主要是熱愛本民族和喜愛民族文化,我要把傈僳族音節文字和草編,兩種非遺文化縫制在服飾上,身上就穿上了三種傈僳族非遺文化,再跳一場阿尺木刮,一個人身上集中體現了傳統服飾、音節文字、草編、阿尺木刮等傈僳族文化元素。”

    采訪結束時,余明仙說,她琢磨著,想要用草編繡制音節文字,把傈僳族群衆對黨的感恩之情,縫制在服飾上,讓更多人了解音節文字、傳播傈僳族文化,爲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送上一份祝福。


責任編輯:王沙沙

頻道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