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遊普者黑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楊增適 發布時間:2019-05-17 09:33:45

    汽車穿行于千折百回的河谷山路。一車人都在閉目養神,車廂裏顯得很甯靜。我卻毫無倦意。普者黑,一個讓人望文生義的地名,一直在催促我盡快與它接觸。文山州與廣西山水相連,眼前現出的山形水色酷似陽朔,驚醒了似睡非睡的遊人。有人歡呼:普者黑到了!

    極目遠眺,普者黑原來是一馬平川的澤國。被秋陽曬黃的荷葉,蓋滿了岸邊的水面。一座座黛色的山巒孤立地站立著,與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有著天壤之別:遠山壯闊挺拔,已染上桔紅。普者黑的山卻秀麗妩媚,即便深秋仍似夏日的溫柔。果真是景爲人而生,人爲景所動,旅途的困乏霎時被窗外景色化解。人們擁擠下車,投入普者黑的懷抱中,顯得格外精神。

    艄公慢悠悠地劃著小船,穿行于荷塘。碧綠的山,碧綠的水,碧綠的樹林草灘,染綠了遊人的眼睛,在心裏開出一片綠色。普者黑,你以獨特的景觀,以風韻的情態,以優美的形式給予人們美的享受。而我,一個來自雪山高原的陌生遊客,如何能經得起你的誘惑?迪慶有個碧塔海,那是天庭撒落在密林中的寶鏡。眼前的普者黑,我猜是仙女遺失在人間的一方綠帕,讓人滋生了複雜的情感。啊,大自然的神工妙筆是多麽地神奇細膩,造物主創造了千奇百怪的世界。

    多少年來,我在報刊上不止一次讀到贊美普者黑的文章,還有人把世界各地的風景名勝拉來與偏居滇南的普者黑攀比。我一生無緣遨遊五大洲,生活在滇西北狹小的天地裏,但從別人的文章中知曉:威尼斯不見普者黑田園風韻,盡管它以“水城”聞名于世;東京沒有蓮荷情趣,盡管那裏的風光全球罕見。至于舊金山,人多嘈雜空氣太汙濁(不曉得治理後新貌),蘇黎世被譽爲天然美麗之城,卻見不到普者黑溶洞……普者黑人好福氣,可以天天觀山景,乘獨舟,聞荷香,聽山歌,快快樂樂享受甜水美食,潇潇灑灑健康長壽。

    船行湖心,遠方一排排一溜溜彜家民居建築奔來眼底。那淡淡的炊煙袅袅升空的樣子,像在訴說山村人家的閑適富庶。在當下鋼筋水泥建築泛濫的世界上,在摩天大樓林立的城市裏,它們更加突出了自己的個性,惹外來人情不自禁尋去叩門訪問,探看究裏。難怪普者黑每天遊人如織。

    漫天飛舞的蜻蜓,有紅,有黃,有藍綠,有白頭黑尾,有黃黑相間。流動在遊人頭頂,不願離去,好一幅天人合一的風情畫。小舟咿呀向前,我浮遊在余香彌漫的荷叢裏,迷醉在普者黑的懷抱裏,感受著普者黑的溫柔,普者黑的氣息。我意欲伸手抓住那一縷縷流動的綠波,可怕亵渎了聖潔的湖水,不忍心下手。

    普者黑世居的民族支系衆多,但都善于講故事。上世紀根據彜族民間傳說拍攝的電影《阿詩瑪》走出國門,影響世界。更讓人稱奇的是這裏的一個地名便是一個故事。比如“仙人洞”、“仙人村”、“仙人湖”,充滿傳奇色彩,誘發遊人的想像。傳說阿黑哥的戀人阿詩瑪殉情後,被老虎馱著順流漂到這裏,感動上蒼,讓她與阿黑哥每年在仙人洞幽會一次,生兒育女世代繁衍成了仙人村。阿詩瑪洗澡的池塘,叫仙人湖。這是我早年在石林聽說的一個故事,不知感動了包括我在內的多少人。阿詩瑪故事早已突破了民族和地域界限,在普者黑流傳。我還聽說普者黑世居的民族自古崇尚黑色,認爲黑色是正義的象征,可以戰勝一切邪惡,驅散一切噩運,給人臉上抹黑,祝福他一生平安,一生好運,一生幸福,全家吉祥如意!客人到普者黑若趕上吉慶節日,便有幸享受到抹黑臉的殊榮。普者黑在遊人心裏裝上一腔摯意,情緣交融,緣深情長!

    晚霞送夕陽,青山迎鴉歸。在清風、湖水、蓮香的陪伴下,吃飯也是一件有情調和高雅的享受。農家樂吃的是地地道道的農家飯菜,喝的是滿口溢香的農家自産酒。煮南瓜,炒蓮藕,炸白雲豆,火烤辣椒,清蒸鲫魚,還有用土鍋炖出的三七雞,巴掌大一塊的肥臘肉。城裏人有錢難買的山珍野味,是這裏農村的家常菜。

    走出普者黑,我還時時眷戀這片神秘的滇南熱土。這是因爲我深深愛上它充滿生機活力的秀山碧水,給人以審美愉悅的土地,積澱深厚的民族文化寶藏,善良勤勞樸實的各族兄弟姐妹。激情驅使,我寫下這篇文字,希望我的親朋好友與我分享一分美感和快樂。


責任編輯:安永鴻

頻道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