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江揚波念忠魂——楊湛英的故事五則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 尹好/搜集 和柯/整理 發布時間:2019-08-02 10:22:58

三、 千古奇聞——瀾滄江上架蔑橋

1941年12月,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占領了東南亞地區。仰光告急!滇緬公路告急!中國派出十萬遠征軍,入緬協同英軍作戰,1942年3月,遠征軍200師在緬甸同古與兩個日軍師團作戰,激戰11天,擊斃敵軍五十五師團5000多人,取得了出國參戰的首次勝利。3月底,英軍駐守的仰光、臘戌機場、密支那相繼淪陷,在戰略上已被日軍切斷了我軍退路,遠征軍少數退往印度,多數翻越緬北野人山回國。

1942年4月28日,一封雞毛夾火炭的信(火炭表示十萬火急,雞毛表示信要飛速寄)要送往葉枝。從維西出發的一匹馬,汗流浃背,馬不停蹄地奔跑了200多裏路才到葉枝。人下馬,馬倒地,再也起不來。打開信,三江邊防司令王嘉祿接到民國省政府主席10天內在瀾滄江上架一座橋的命令,抗日遠征軍要通過。信上沒說修什麽橋,也未派技術人員,想不出架橋的方法,卻想到了李滄恒:他樂于爲集體辦事,爲國家出力。一輩子趕馬見過的橋多,一定能想出架橋的辦法。王嘉祿快馬加鞭,到岩瓦找到李滄恒說了架橋的事。

李滄恒想:我見過怒江上的惠通橋,滄江上的功果橋,石鼓河上的鐵索橋,溜同江上的鏈子橋,這些橋不可能10天就建成,也見過平緩流水上的浮橋,但滄江大峽谷腹地水流湍急,波浪翻滾,不能架浮橋。在怒江當珠小河溝上架有竹篾橋,最長不過五丈。從古至今,從未聽說過在滄江大峽谷10天就能架一座橋的。傳說,仙人阿柯瑪在滄江峽谷最峽窄的響水處架橋也沒成功。怎麽辦呢?他突然想到在省城讀過書的楊湛英,他聰明、書讀得多、走過的橋也多,一定能想出架橋的辦法。他把想法告訴王嘉祿。王嘉祿立刻招見楊湛英。楊湛英沉思一會兒說:“可架篾橋。”在場的人聽了都睜大眼睛直搖頭:“最長不過二丈的實心竹篾怎麽能在百丈寬的滄江上架起橋,不可能,不可能!”李滄恒說:“別急,別急,先讓湛英把他的設想講完。”

楊湛英有股牛脾氣,敢想、敢幹、敢擔當,敢做前人沒做過的事。他分析說:“我們通常造的一股蔑溜索能載兩人,如8根溜索能載16人。橋底放6根溜索,索上鋪6尺板,6尺板上面一邊鋪一根溜索,可穩住6尺板。左右拉兩根溜索做扶手,扶手索與底索用篾片紮成花格橋欄,防止行人落江。爲防止橋搖擺、顛簸,左右兩邊各拉兩根穩橋索。一次過16人,過橋時專人把守放行,就能確保安全。架橋地點選在吉岔,那裏原有一根溜索,架橋方便。從維西城到滄江邊吉岔,順著吉岔河到山頂,翻過碧羅雪山到怒江最近。”楊湛英有理有據的分析增強了大家架橋的信心。于是王嘉祿就通知從葉枝到樹苗的滄江兩岸各鄉、各保、各甲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居住在山區的人家每戶出一捆山上的實心竹篾皮,居住在江邊的人家每戶出一塊6尺長木板到吉岔江邊修橋。

楊湛英從小在瀾滄江邊長大,他見過村民編織竹繩當溜索,對架溜索很熟悉,對編織竹繩也很有經驗。拴溜索一邊要栽4顆樁,每挖一個洞,他都要親自量一量洞的深度夠不夠;每栽一棵樁,他要認真檢查栽得牢不牢固。工地上不會編織篾索的人多,他就親自做示範,如每增添一根篾皮要怎麽插入才不突出割手、怎樣編織才能光滑牢固等。每一塊木板他都要檢查是否腐爛?他日夜守在工地上,在他的鼓舞下,大家都很努力,8天時間就搭建了一座2米寬,500多米長的篾索橋。這是一個奇迹,是滄江大峽谷人民的一大創舉。這一創舉爲抗日作出了 貢獻。

人們看著竹篾橋說:“楊湛英真行,以後楊湛英怎麽說,我們就怎麽做。”

橋架好後,4月下旬,遠征軍第五軍的一個炮兵團1300多人,翻越俅江山,在此橋經過,回到內地。5月中旬,遠征軍第九十六師也通過此橋回到了國內。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王靖萍

頻道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