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jbesmc"><tt id="jbesmc"></tt><em id="jbesmc"></em><abbr id="jbesmc"></abbr></b><noscript id="jbesmc"><thead id="jbesmc"></thead><fieldset id="jbesmc"></fieldset><li id="jbesmc"></li><ins id="jbesmc"></ins></noscript><u id="jbesmc"><tfoot id="jbesmc"></tfoot><b id="jbesmc"></b><style id="jbesmc"></style><style id="jbesmc"></style></u><ol id="jbesmc"><thead id="jbesmc"></thead><acronym id="jbesmc"></acronym></ol><big id="jbesmc"><noscript id="jbesmc"></noscript><tr id="jbesmc"></tr><li id="jbesmc"></li></big><fieldset id="jbesmc"><label id="jbesmc"><acronym id="jbesmc"></acronym><bdo id="jbesmc"></bdo></label><noscript id="jbesmc"><select id="jbesmc"></select></noscript></fieldset><tbody id="jbesmc"><dir id="jbesmc"><tbody id="jbesmc"></tbody></dir><dl id="jbesmc"><fieldset id="jbesmc"></fieldset><code id="jbesmc"></code><del id="jbesmc"></del><pre id="jbesmc"></pre><tfoot id="jbesmc"></tfoot></dl><tfoot id="jbesmc"><big id="jbesmc"></big><bdo id="jbesmc"></bdo></tfoot></tbody><dl id="jbesmc"><li id="jbesmc"><u id="jbesmc"></u><label id="jbesmc"></label><legend id="jbesmc"></legend><kbd id="jbesmc"></kbd></li></dl><table id="jbesmc"><thead id="jbesmc"><dl id="jbesmc"></dl><dir id="jbesmc"></dir><ins id="jbesmc"></ins></thead></table>
    1. 布諾皮雕的時光物語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又凡 發布時間:2019-12-12 09:39:10

             棕色,頭層牛皮,方形,可以裝小電腦那種。滿雕,雕的是十種不知名的花和一種卷裹在花苞裏的細小果實。每一朵花都不一樣,但每一朵都自由綻放,浪漫舒展,看著仿佛置身高原的夏天,那些藍天下高山上陽光裏白雪中潔淨的花朵,攜帶著山野的芬芳,在布諾·拖頂根嘎的刻刀下定格成永遠盛放的生命——他不是在這座山裏便是在那座山裏,不是在這個夏天就是在那個夏天。

             說起來,布諾·拖頂根嘎是知名歌手紮西頓珠的堂弟,紮西頓珠比他大一個月,所以自小拖頂根嘎就叫他哥哥。他們的爺爺是一位出色的手工皮藝匠人,2015年,已經在中國銀行上班5年的拖頂根嘎毅然辭職,重新拾起了爺爺的皮藝,和大哥布諾·索朗晉美,還有一位叫趙文倞的朋友,一起創建“布諾皮雕文化藝術館”,他們說:“這是一個家族的事業。”

             拖頂根嘎1987年出生在迪慶州德欽縣梅裏雪山腳下,高中畢業後考入上海電力大學計算機信息管理專業,2010年考入中國銀行,原本可以朝九晚五衣食無憂,過著很多當地人羨慕的生活,然而,當他的同齡人貸款買房子的時候,他卻貸款拾起了爺爺留下的傳統技藝,在獨克宗古城開起了“布諾手工皮雕文化藝術館”。

             2019年初冬的獨客宗古城陽光明媚,天藍雲白,沒有想象中冷,街道沒有旺季那麽多川流不息的客人,尤其是白天,陽光重重疊落的深深巷道,一個人都沒有——正這樣說著,一個人從巷道那頭閃進來,是開店的人,過午了才慢條斯理來看店,因爲這些小店,這樣的季節,一直到傍晚,才會有疏疏落落閑逛的客人——淡季原本不多的客人,白天都到外面拍照遊玩去了。

             布諾手工皮雕文化藝術館就在這樣的小巷深處,門面不大,卻是窗明幾淨,溫暖迷人,黑底金字招牌上的藏文、中文和英文,加上朱紅色LOGO,滿滿的國際範、民族風和文藝氣息。

             進門左手邊,一位年輕畫師盤膝而坐,正在精心描繪一幅新的皮雕作品——釋迦牟尼像,粉藍底板,藏青頭發,水紅袈裟,眼神低垂,一如年輕畫師的眼神低垂,只不過,前者低垂而慈悲,後者低垂而專注,他正在創造他。有時候,一天就是一生,大約就是這樣的吧。

             畫師的正對面,是一大幅唐卡皮雕,盤坐在一朵白色雲端的佛像。皮雕左邊的牆上懸挂著一些小的皮雕作品,有佛像、藏獒、馬頭等等。右邊展示櫃裏是制作皮雕的傳統刀具,展示櫃上面有KT版,中英文講述著布諾皮雕的家族傳承故事。KT版中間有一棵木柱,上面挂著一個“古達”——傳統的藏族背包,被稱爲“移動冰箱”,冬暖夏涼,裝進糌粑、酥油等食物,可保持長期不變質。

             古達有一個抱枕那麽大,灰白色,口部緊緊束起,離口部約整個包的四分之一處,有一道粉紅色皮子裝飾,皮子下方,是黑白相間的羊皮,不僅起到裝飾的作用,更能防水,即使是暴雨或連天雨,長時間在戶外,雨水也將順著長毛下滑,不會讓包浸濕,非常神奇,讓人禁不住看了又看。

             繼續往裏走,那畫師正對面的唐卡佛像後面,是布諾皮雕工作室,一張長長的茶桌,可圍坐聊天,也可在上面寫寫畫畫、設計交流、開小會。工作室的牆上,挂著更多的刀具,有近百種,可想而知一件皮雕作品的完成,是一件多麽不容易的事情。

             工作室左轉,可以說瞬間轉換時空,裏面陳列的全是非常時尚的現代生活用品,其中最爲搶眼的,便是各色皮雕手包,有大一點的背包、精巧的提包、錢夾,無不色彩鮮亮,精雕細镂,質感突出,讓人愛不釋手。繼續往裏,是皮雕靴子、男式文件包、挂畫。右轉,是精品區,還有像皮雕筆記本之類的産品和更多的挂畫,讓人歎爲觀止。

             右轉最末處,有一把樓梯,樓上是更爲寬敞的制作體驗區,在這裏喝茶、創作,猶如在整個獨克宗古城的內心,緩緩開花結果,既受古城氣韻的滋養,又不被它的熱鬧侵擾,那樣創作的時光,正是藝術生發的絕好溫床,當你不創作,也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感召,從此旅途中多了說不出的溫婉、良善和虔誠。

             這樣逛了一圈,便坐下來聽拖頂根嘎講起了他的皮雕故事,你如果在電視上見過紮西頓珠,那麽就不難想象拖頂根嘎的樣子。我曾于2014年在大理采訪過紮西頓珠,聽他說起兒時在父母懷中乘坐大巴回香格裏拉的記憶,所以見到拖頂根嘎,就立刻想到他。他們兩兄弟有六分像,不像的地方或許緣于前者更多的是演藝界名流的風采,後者更多的則是土地和高原陽光的色澤,所以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謙恭、靈慧、質樸,一如他的皮雕作品,熠熠生輝。

             藏族的傳統皮藝,對于拖頂根嘎來說,可謂一直在骨血裏。小時候,他常看爺爺做各種各樣的皮具,也曾跟著做一些小東西,覺得這項技藝非常神奇。

             皮具可以說充滿藏族人的生活,像馬靴、腰包、馬鞍、缰繩、酒壺、皮衣等等,都是常用的物品,在獨克宗古城還有一個“皮匠坡”,很多年前就是皮匠們制售各類皮具的地方,但隨著時代的變遷、社會的發展,這些皮具正以看不見的速度,無聲走出藏族人的生活,並且,隨著老匠人們的先後逝去,不僅皮匠坡只留下一個名字讓人追憶,更爲痛心的是這些神奇的傳統皮藝正一天天消失。

             世間萬物皆有生老病死,一種技藝也不例外,然而,人之所以爲人,其意義或許在于可以逆流而上,與時間之河抗衡,在它無休無止的流逝中打撈、拾撿珍貴和美好,用人文之手的溫潤,將把它們深情挽留,讓它們的芳華普照衆生。

             布諾和他的家族,便是在時間之河裏打撈、拾撿皮藝的人,不僅打撈和拾撿,更是在傳統中創造性地加入新鮮的思想、新鮮的血液,讓它們如同血脈,代代相襲。

             比如,皮雕彩繪、皮料拼接、拼花的融彙貫通,再比如國外皮雕技藝的引進……

             事實上,皮雕在國外長盛不衰已有數百年,是一項寫滿品質和匠心的手藝活,第一次在網絡上看到,就讓拖頂根嘎驚歎。

             如何把它們與家鄉的皮藝結合在一起,走出一條手工皮藝的傳承與創新之路?帶著這樣的疑問,拖頂根嘎先後到青島、上海進行專業的皮雕學習,每次去4至5天,當時學費是一天1000元。

             第一次到青島,他學了個大概,隨後便回獨克宗實踐,並把遇到的問題一一記錄下來,等到第二次去上海的皮雕工作室,將這些問題一一解決。之後,便回家潛心研究、實踐、創作,一點一點出東西,再找到兩位自小就認識的唐卡畫師,約他們一起來設計、繪圖、創作,到2019年,投資100多萬的布諾手工皮雕文化藝術館已經是一個充滿格調、品質和人文關懷的藝術空間。

             聊起皮雕的創作過程,拖頂根嘎如數家珍:先要買料、選料。布諾家的牛皮,都是從意大利等地進口的揉制牛皮(植揉皮),整張進口,一張大約四五千元,買好後,要在牛皮上選出好一點的部位,裁剪下來備用。

             其次是繪圖,圖案內容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像唐卡、藏八寶之類的藏區傳統圖案;二是居家裝飾圖案,如風景人物花鳥、禅意畫面等,用來彌補傳統圖案的不足。

             說起繪圖,值得一提的是拖頂根嘎邀約的兩位唐卡畫師,事實上,他們一個完全聽不見,一個只有一邊耳朵聽得見,很小就在寺廟裏學畫唐卡,如今在布諾的藝術館工作,非常穩定,足可安身。這對于拖頂根嘎而言,也少了他們學成離去的憂慮,總之大家都是天作地合的皮藝守護者、傳承人。

             繪好圖,就要雕刻刀線,即在皮子上雕出圖案的線條。同時,在刀線的基礎上,用各類細小的工具,雕刻、敲打出不同層次的紋理。

             接下來就要進行皮塑,即對作品進行塑型,融合不同的手法,讓作品變得立體。

             最後,就是上色,用的大多都是礦物原料,少部分是酒精顔料,偶爾用一點鹽基、丙烯和油染原料,爲的是達到複古效果。其中,將唐卡礦物顔料用到皮雕上,這屬于布諾皮雕的原創發明。

             布諾皮雕産品目前有皮革雕刻的包具、小件皮制伴手禮、皮革雕刻畫三大體系,加上動手體驗項目,整個藝術館産品豐富立體,深受客人和專家贊譽。

             不久前,有一戶人家,來找拖頂根嘎制作皮雕的藏八寶。過去,藏八寶以木雕居多,這次,客人要求用皮雕來制作,足有一面牆那麽大。沒有彩染,光雕刻它就花去了四五個月的時間。

             聊起難忘的事,趙文倞講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那是在創業之初,做出一個包都不知道怎麽定價,將所有成本累加,再加一點微薄的手工錢,猶豫不決地標了700元,自己都覺得貴。不料,一位來自夏威夷的客人看了看包,問了問價,便高高興興買走了。第二年,他特意再次找到店裏,再買同樣的包,那時産品相對成熟,銷售體系初具,所以,那樣的包已經賣到3000元了。從700到3000,可以說是一年之中最看得見的進步。

             今天,布諾皮雕産品越來越受客人歡迎,同時受到政府非遺項目的關注,正籌備申報非遺項目和傳承人。

             下步,拖頂根嘎打算召集本地更多的手工匠人,包括更多的畫師,把藏族傳統文化融合到皮雕工藝裏面,共同來專注地進行皮雕技藝的傳承和創新,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同時,通過創新,讓它走進現代人的生活,因爲皮藝作品不僅僅是一件工藝品,上面濃縮、承載的是藏民族的深厚傳統文化。

             “傳統和創新,都是我們的重點。”布諾·索朗晉美最後總結說。

             寫到這裏,一算,回大理已是20余天。昨日小雪節令,蒼山頂上薄薄披起了雪衣,猶如輕紗那麽薄透。大理壩子的陽光更加明豔,天更藍,洱海更清,越冬的水鳥們更歡快。此時的獨克宗古城,一定會更冷,納帕海的黑頸鶴一定更精神,布諾皮雕文化藝術館裏的畫師,一定會更加專注,因爲這樣的嚴寒裏,藝術館中與太陽同色的燈光,一定更溫暖,拖頂根嘎和他的夥伴們,一定升起了爐子,是炭爐,更是梅裏雪山腳下的古老皮藝代代相傳的火爐,它將溫暖布諾家族以及曾經走進、正在走進、未來走進這個藝術館的人們。

             取出捎帶回來的滿雕手包,一一裝進去平板電話、藍續小白家制作的大理讀吧紮染筆記本、水線筆、正在讀的散文集《記憶宮殿》、手機、鑰匙、錢包、京都捎回的小卷尺、簡易畫妝盒子、小銀梳、面巾紙、防曬霜……收納得妥妥的,提著上路,走路時步子都要正一些,腰都要直一些,唯其才配這樣的手包。

             記得在香格裏拉時,我曾和小白說,好的物什是有能量的,比如一個品質不凡的手包,會讓你收納好物件,清晰地知道鑰匙在哪兒,手機在哪兒,銀行卡在哪兒,行車證駕駛證在哪兒,讓你心安氣定神閑,讓你儀態姿容得體,唯其如此,才與它的品質相匹配。

             這就是布諾皮雕的時光物語。

             保不定哪一天,你也會遇見的!

      責任編輯:安永鴻

      上一篇:肥噜噜的雲南

      下一篇: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