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nt id="hbsxdw"></font><select id="hbsxdw"></select>
        <blockquote id="hbsxdw"><pre id="hbsxdw"></pre><ul id="hbsxdw"></ul><pre id="hbsxdw"></pre><button id="hbsxdw"></button></blockquote>
          <pre id="hbsxdw"><noframes id="hbsxdw">
              1. <abbr id="vlm1sf"></abbr><dt id="vlm1sf"></dt><noframes id="vlm1sf">
                      1. 撫今追昔納赤河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殷著虹 發布時間:2019-09-05 13:50:55

                        在香格裏拉市城北的納赤河與桑那河交彙處,正在興建香巴拉公園,公園規模很大,雖然還沒有完全竣工,但已經擋不住市民的遊覽興致。步入園內,但見林木蔥郁,湖水交相輝映,讓人心曠神怡。

                        公園離我家很近,我每天到裏面散步、做運動。公園內新建有一座月牙形雕塑,讓人感覺充滿新意。有意思的是,這彎不鏽鋼銀月從北面看像一彎新月,而從南面看則像一彎殘月。目睹這一彎銀月倒映在水中,不禁讓我想起曾經唱過的一首歌:“天上有個太陽,水中有個月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哪個更圓?哪個更亮……”同時勾起我對納赤河的深刻記憶。

                        1971年的春天,納赤河上原來的木橋被拆除,工人們夜以繼日地修建了一座水泥拱橋。大橋通車那天,我們到場敲鑼打鼓、歡呼雀躍。也在那時我才知道這條穿過橋底的河流名叫“納赤河”,橫跨河水的橋梁命名爲“納赤河橋”。

                        納赤河的“納赤”二字源于藏語,即“黑水”的意思。後來我知道這條河流很長,約35公裏。它的多個源頭都在高山地帶,形成的河水流向納帕海。它是一條季節河,冬春季節河水很小,而夏秋季節卻容易泛濫。所以當地藏語中有:“納赤河的脾氣,小孩子的玩意”之說,意思是納赤河的水變幻莫測。

                        那時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明明就是同一條河流,可在納赤河橋的下遊,人們並不叫它“納赤”,而是叫它爲“吉列赤”。在藏語裏“吉列”是腸子的意思,“赤”即水的意思,便覺得這名字有些不雅。而老師對我說:“吉列赤這名字很形象啊,你看看這彎來複去的河道,不像一副腸子嗎?”

                        那時我們在中甸一中讀書,老師和同學進出校園一般都是通過吉列赤上的獨木橋到達江克村,再經過江克村小路(今江克路)進入縣城。春天,吉列赤草甸上的風光很美,綠綠的草灘,彎彎的河水,牛羊在開滿鮮花的草甸上跑來奔去,我們喜歡到清清河水中洗澡。可雨季到來之後,河水暴漲,納赤河水滾滾襲來,渾濁的河水沖走了獨木橋,草甸被淹沒了。河水消退後,草甸卻已不再是原來的模樣,原來的河道也已被泥沙填埋,新的河道又開始纏繞其中。

                        爲防止汛期洪水災害,1973年5月,中甸縣委動員城區所有單位的幹部職工、周邊的工人農民、在校學生和駐軍部隊,組成了萬人勞動大軍,投入到治理納赤河的大會戰中,我們初中畢業班學生的學習時間也調整爲“兩天勞動,一天學習”。縣廣播站也把高音喇叭架到了納赤河工地上,激昂的歌聲鼓舞著沸騰的人群,招展紅旗下是你追我趕的勞動場景。在“爲祖國出大力,爲人民流大汗”的口號聲中,人們手挖肩挑,經過一個多月的艱苦奮戰,新開挖出一條又寬又直的納赤河道,河道兩岸砌成了高高的河堤。

                        可就在這一年,也正好是我參加中考的前兩天,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水沖擊了新治理的納赤河道。記得那天早晨,天還沒亮,電閃雷鳴中我從夢中驚醒,緊接著聽到一聲爆破的巨響。天亮後,雨也停了,我們往山上跑去,想從高處看看學校周邊的水勢情況。爬至山腰,但見來勢迅猛的納赤河水從河道上狂奔而過。河水水位明顯高過學校周邊土地。突然,從校園裏響起了集合鍾聲,我們立刻下山到了集合地點。只見校長和幾個老師披著來不及脫掉的雨衣、提著手電筒焦急地等候在集合點,校長說:“今天早上納赤河上遊的單位和村莊大面積受災,爲了保障人身安全,武裝部組織民兵炸開了納赤河上遊水壩。目前,洪水已接近納赤河堤堤面,很可能造成決堤。一旦決堤,學校就將遭受嚴重災難,所以要求全校基幹民兵馬上出動,組織巡查河堤,堵塞管湧。”

                        當時學校學生都是民兵,分基幹民兵和普通民兵,基幹民兵也是應急的隊伍。校長動員之後,我們沿著右岸河堤向上遊走去,只見滾滾浪濤拍打著河堤,河水中漂來大量的死畜死禽和木材、家具等。在我們接近納赤河大橋時,只見河水翻過河堤,河堤立即被撕開了一個缺口,河水迅速流向空曠的草甸。來不及猶豫,我們補習班的男生下到齊腰深的河中,用身體堵住湍急的河水,其余同學很快挖草坪來堵塞河堤,險情很快就被排除了。跟後趕來的校長和老師見我們全身濕透,表揚了我們保衛校園安全的勇敢行動。可回到學校後,卻又嚴厲批評我們貿然下水、不計後果的行爲,並且決定不再讓我們補習班參加巡查河堤的工作。

                        洪水退去,納赤河兩岸卻已滿目瘡痍,河床被泥沙掩埋,水位變高,納赤河橋似乎矮了許多。感慨之余也慶幸縣委、政府提前組織人員對河道進行了治理改造,才免去了更大災難的發生。

                        1977年,納赤河再次發大水,淹沒了下遊達拉覺村大片青稞地,造成中甸一中新開挖的魚塘被洪水沖毀,養殖的鲫魚也順水沖到了下遊。

                        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國家綜合國力不斷增強,香格裏拉市也在治理納赤河中不斷取得了經驗,在多年的招標治理納赤河工程中,政府部門投入大量的財力、物力用于疏浚河道,防範水患和洪災。這當中大型機械化作業取代了人海戰術。與此同時,林業部門每年組織幹部職工及群衆,在納赤河流域植樹造林,使得周邊的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取得了顯著成效。

                        如今的納赤河兩岸今非昔比,混凝土澆築的河堤堅不可摧,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繁華的街道上人潮湧動;昔日洪水亂串的吉列赤草甸周圍,嶄新的學校、廠房和居民房屋鱗次栉比,寬闊的道路上車水馬龍。香格裏拉市城區規模不斷擴大,市容市貌整潔有序,納赤河成了市區內一道靓麗的風景線。城市更美了,生活也就更加美好。沿著納赤河至下遊草原,又是一派牛羊成群、牧歌悠揚的秀美風光。

                        在香格裏拉市滄海桑田的巨變中,具有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城市生態景觀規劃設計,也逐一成爲了現實,或正在付諸實施當中。香巴拉公園就是城市規劃中的重要項目之一。這一項目工程遵循了“河變湖”“樹進城”的生態保護理念,打造市民和遊客休閑、健身、娛樂的絕佳去處。

                        走進這一在建公園時不難發現,這是一個集景觀生態和水利環境相結合的工程。河水中多重水壩既對水平面起到了調節作用,達到保持水環境的生態效益,同時又起到防汛減災的重要作用。爲此,我們不禁爲香巴拉公園的建設工程而點贊,更爲脫胎換骨的納赤河而高歌。

                        今昔的話題,如歌的歲月。納赤河畔的鍋莊醉在金色陽光下,納赤河畔的弦子響在銀色月輪中。牧歌聲聲,訴不盡時代變遷的奮進傳奇;舞姿翩翩,跳不完幸福築夢的峥嵘歲月。于是,我祝願如詩如畫的納赤河源遠流長,和我們一起走過波瀾壯闊的歲月,朝著欣欣向榮,走向香格裏拉更美好的明天……


                        責任編輯:張錦明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