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0a1i0p"><code id="0a1i0p"></code><form id="0a1i0p"></form><label id="0a1i0p"></label><blockquote id="0a1i0p"></blockquote><abbr id="0a1i0p"></abbr></optgroup><label id="0a1i0p"><select id="0a1i0p"></select><table id="0a1i0p"></table></label><u id="0a1i0p"><acronym id="0a1i0p"></acronym></u><select id="0a1i0p"><font id="0a1i0p"></font><div id="0a1i0p"></div><fieldset id="0a1i0p"></fieldset><ol id="0a1i0p"></ol></select>
    • 江邊喜宴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9-12-23 11:09:52

      江邊,是香格裏拉人對金沙江沿江一帶村落的統稱。五境鄉、上江鄉、金江鎮幾個鄉鎮,都叫江邊。香格裏拉的江邊海拔略低、氣候溫和、物産豐富,就如陶淵明《桃花源記》中描繪的:“土地平曠,房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上江有個良美村,我猜村名大概由此而來。

      入冬後,江邊的紅事(喜事)漸漸多了起來。因爲進入農閑,糧食歸倉、蠶桑入庫,雞鴨豬牛也都養肥了,這時候最合適娶妻嫁女,招呼親朋鄉鄰一起歡喜熱鬧一番。

      江邊人重情誼,一個村民小組不管誰家有紅白喜事,只要定下日子,就算離得再遠,工作再忙都要趕回來相幫(在辦紅白喜事的那戶人家裏幫忙幹活)。實在不能到場的,家裏也一定會來一個代表。

      相幫也講“禮尚往來”,你常去別人家相幫,輪到自己家辦事時才會有滿院子的人來幫你。

      辦一件喜事,主人家至少要忙碌十天半月。先是選定良辰吉日,然後開始做各種准備,大到新房裝飾小到花椒八角,每一樣都要打點妥帖。

      最忙碌的時候是從喜宴的前兩天開始。第一天重頭戲是殺豬。豬的數量和宴席的規模成正比,至少需要三五頭。請村裏利落專業的青壯年出手,殺豬、剔骨、打理內髒,喜宴需要的很多食材都來自第一天的准備。

      第二天,相幫的人明顯增多。從早上開始,主人家的院子裏就人聲鼎沸。人雖多但忙而不亂,因爲每場喜宴都有一個運籌帷幄的總管。誰煮飯、誰炒菜、誰倒酒、誰斟茶、誰記賬……總管會根據每個人的經驗及能力安排得井井有條。還要將任務寫在大紅榜上,貼在大門口的牆上,大家各司其職,一切有條不紊。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被指派到點心房。這算是個優待,點心房裏不曬太陽、不熏油煙,擺盤的間隙,還可以坐一會兒。估計,也考慮到我切菜不行、洗碗太慢、待客臉盲。

      點心是各色水果幹點小吃一共12樣,是餐前招待客人的。雖然不夠精致,但卻包含了主人家滿滿的誠意。在我的北方家鄉,這一大盤各式點心已經被簡化成了一盤混裝的花生、瓜子、糖塊。在喜宴上所有的水果點心裏,香橼是最受歡迎的,經常會有人到點心房裏來找東西吃,只要能保證供應宴席的數量,大家也都慷主人家的慨,有求必應。被索要得最多的,也是這個香橼。

      江邊人結婚,沒有太多的繁文缛節,並不會要求新婚夫婦在結婚前不許見面之類的一些規定,准新郎或准新娘在相幫那天便和大家一起在院子裏忙碌,貼喜字發喜糖。

      喜宴上,吃飯是永恒的主題,也是最真誠的慶祝方式。平時寬闊的院壩被前來賀喜的人們坐得滿滿當當。一次擺十多桌,要輪流五六次。

      盛菜的容器大多是不鏽鋼的,耐用、不碎不裂,是村裏的公共財産,誰家辦事借給誰家用,但數量和內容卻從不馬虎,12道菜都是江邊人的心頭好。火腿、江邊辣、煮酥肉、江邊紅肉、涼拌折耳根………每個江邊人走到天涯海角也會想念的家鄉菜。

      江邊是納西族聚居的地區,這麽喜慶的日子怎麽能少得了納西打跳。納西打跳也叫跳葫蘆笙,是納西族傳統的娛樂項目。在過去,跳葫蘆笙是年輕男女相識、相知、相愛的機會。酒足飯飽,篝火點燃,音樂響起,江邊人開始了獨特的狂歡。手挽手跟著節奏舞動,老人們跳起舞來完全不輸年輕人。音樂不停舞步不歇,從日落跳到月亮升起。

      主人家斟茶倒酒,忙碌著、歡喜著。讓這樣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時刻,延續得久一些,再久一些;讓江邊人的喜宴多一些,再多一些。


      責任編輯:王瑄怡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