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ksfc1k"></code><font id="ksfc1k"></font><q id="ksfc1k"></q><tfoot id="ksfc1k"></tfoot>
                  • <legend id="h9utc5"></legend><ol id="h9utc5"></ol><acronym id="h9utc5"></acronym>
                            • <big id="lkgro2"></big><tr id="lkgro2"></tr><li id="lkgro2"></li><option id="lkgro2"></option><u id="lkgro2"></u>

                              山村年俗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朱金賢 發布時間:2020-01-10 10:33:18

                              大年三十這天,最神聖的儀式從傍晚開始。

                              日頭偏西後,父親從一鍋肉裏撈起一塊肥瘦相間的肉放在大碗裏,豎著插上一雙筷子,稱爲盤福。再舀兩碗飯,又倒入酒和茶水,連同水果、香、紙、蠟燭放在一個竹篾制的篩子裏,准備獻飯。

                              ▲ 老家記憶。 (苗青 攝)

                              在家裏要獻天地、門神、竈君。父親神情莊重,一次次三跪九拜,口中還說著一些吉利的話。跪拜完後,父親把酒和茶潑灑一點出來,再燒紙錢。家裏的儀式完成後,父親又端著篩子,趕往一裏以外的廟上獻飯。傍晚的村莊有些寒意,父親弓著腰在夕陽裏行走,目光堅定而虔誠。到達廟上,已經有許多人排隊等著獻飯。廟子不大,約10多平方米,供著關公像。逢年過節時,每家每戶都很虔誠地來廟裏敬香、點蠟燭、擺祭品,據說能爲家裏帶來福澤。

                              這一天,照例打醋炭。父親在河畔精心挑選的光滑堅硬的鵝卵石,已在爐火裏燒到全身泛紅。他找來一個瓷盆,鋪上柏樹枝和青松毛,再把醋炭石放在上面。父親一手端著瓷盆,一手端碗冷水,在家裏轉一圈。他把水潑在醋炭石上,白色霧氣陡然升騰起來,缭繞在每個房間,“滋、滋、滋”的聲音不絕于耳。

                              夜深後,該到潑水飯的環節了。父親到廚房把事先備好的飯菜剁細後,端著一碗水走出大門,母親拿著香、紙跟在父親身後。他們找一片空地,把水、飯潑在地上,再點香、燒紙。之後,我們便圍坐在爐火前,聊一聊這一年的喜怒哀樂和家長裏短。

                              過年這天,一定要“守歲”。父親還要在貢桌上壓幾張錢,稱爲“壓歲”,祈福來年財源廣進。新年的鍾聲敲響,鞭炮聲、狗吠聲突然響起來,此起彼伏,劃破寂寥的夜空。父親揉揉眼睛走進房間休息,他很疲憊了。

                              幾十年來,父親在這些儀式的重複中慢慢變老。我的父輩們,自出生開始,便在年複一年的潛移默化中繼承祖先的遺志和習俗。他們敬天地、敬神靈、敬祖先、敬自然,其實是敬內心、敬自己。因爲心有敬畏,他們在艱難歲月裏以勤善立家、以慈孝感人、以悲憫處世,用點滴之力孕育希望,築起村莊的脊梁。

                              ▲ 背水。  (張錦明 攝)

                              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告別大山,告別過年的習俗。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清晰記得山村過年的場景。這些場景,有的消失在時間的長河裏,有的依然流傳至今。

                              責任編輯:張錦明

                              上一篇:雪景晨光中的香巴拉公園

                              下一篇: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