譜寫新時代維西供銷合作事業發展新篇章

來源:香格裏拉網 作者:和建芸 發布時間:2019-08-06 09:58:28

    對于供銷社這個名字,很多人會感到既熟悉又陌生。這個在計劃經濟時代創造了商業輝煌的組織,隨著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但維西縣供銷合作社卻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走出了一條集體合作、共享共贏的發展之路。

    曾經的輝煌

    炎炎夏日,在維西供銷橋頭綜合服務社裏,和正澤和妻子正忙得不亦樂乎,買東西、交話費的人絡繹不絕,每天的生意都紅紅火火。

    今年54歲的和正澤是維西縣永春鄉三家村橋頭大村村民小組人,1987年進入維西縣永春基層社工作,而後又被分配到永春鄉慶福村購銷點。“在計劃經濟年代,供銷社俨然就是‘三農’的大管家,生老病死所需的一切商品和服務都直接或間接地與供銷社有關。”和正澤說。的確,改革開放以前,供銷社包攬了農民的一切生産資料和生活資料的需求,除了糧油等極少部分産品由糧食部門收購和供應外,幾乎所有的農産品都由供銷社經手,供銷社成爲了農村無所不包的供應商、收購商。

    “那個時候如果需要買東西但又沒錢的話,可以拿家裏的雞蛋或者廢銅爛鐵到購銷店換。”村民王奶奶回憶說。許多老人們都說,沒有供銷社,就不可能度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物質極度匮乏的艱苦日子。

    “我們這一代的人對合作社、購銷點有一種特殊的情感。農民吃的、穿的、用的都來購銷點買,而且質量有保障,所以現在買農資、生活用品等,有些老人還是覺得供銷合作社裏賣的商品質量有保障。” 今年79歲的維西縣供銷社退休幹部和偉說。

    1953年11月26日,維西縣供銷合作社正式成立,承擔起了農村物資購銷主渠道的曆史重任。但在當時,由于維西縣經濟社會發展滯後,很多地方不通公路,只能靠人背馬馱把物資運送到村村寨寨,以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農民供應基本生活用品,同時接受委托,大力收購農副産品來供應縣城農副産品需求。“別說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時候了,就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維西縣很多行政村都不通公路,每隔一段時間我們購銷店裏的幾個年輕人就會帶上村民急需的鹽巴、糖、茶、針線、火柴等物資,肩挑背扛,翻山越嶺送貨到各個村,賣了東西後又把村民種的藥材及雞、豬等農副産品收購回來。”維西縣永春鄉供銷社的鄧文孝說。

    從1953年建社到1957年這一段時期可以說是維西縣供銷事業發展的第一個輝煌時期,供銷社幾乎占領了農村的每一個角落,每個區都有一個基層社,每個生産大隊有一個購銷店,在服務農業生産,保證供應上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隕落

    “文化大革命”期間,維西縣供銷合作社機構網點被撤並,工作陷于停頓,生産和流通受到破壞,市場變得蕭條。“1964年我被分配到了白濟汛鄉黑日多購銷店,‘文化大革命’時候貨源受到影響,使得本來就匮乏的物資更加緊張,糖、茶、酒按人頭每月或者每季度定量供應,卷煙、香皂、肥皂、膠鞋都是限量供應。”和偉說。

    “文革”結束後,市場有所好轉,特別是在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商業系統認真貫徹“調整、改革、整頓、提高”和“改革、開放、搞活”的方針政策,撥亂反正,對流通體制、購銷政策等進行了改革,實行多種經濟成分、多種經營方式、多條流通渠道、少環節開放式的流通體系,城鄉市場日益繁榮,維西縣供銷合作事業得到了較大的發展。

    “改革開放初期,維西縣個體私營企業雖然也迅速發展起來了,但都還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無力與供銷企業競爭,所以在1984年至1990年間,可以說是維西供銷社的二次輝煌時期。”原維西縣供銷社主任歐陽傑說。

    爲了占領市場,適應農村低收入人群的需要,個體私營戶們千方百計地降低産品的銷售價格,增強自身的競爭能力,甚至有些個體商戶不惜犧牲産品的質量,低價出售“三無産品”,逐漸占領了農村市場。加之由于當時的供銷社並未真正按市場經濟體制的要求進行改革,而是在原有的體制中擴張,用工等制度仍按傳統的全民所有制全部包起來,還承擔了大量的社會責任和義務。所以從1991年開始,維西縣供銷合作社逐步走向下坡路。“到2000年底,維西縣供銷系統虧損達到193萬元。”歐陽傑說。

    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和經濟效益下滑之勢,1996年以後,維西縣供銷社在“四放開”(即經營放開、價格放開、人事用工放開、分配放開)基礎上,對“邊、小、微、虧”的門店實行了改、轉、租、賣,或者“社有民營”。“1997年我調回永春鄉橋頭購銷店,當時的經營狀況可以說是步履維艱。實行‘大包幹’,也就是供銷社幫你墊本金,本金就是倉庫裏囤積的貨物,承包者自負盈虧,年底上交承包費,但由于貨物都是滯銷商品,所以經營很不景氣。”和正澤說。

    二次創業再現輝煌

    2000年,維西縣供銷合作社以市場爲導向,以産權制度改革爲核心,結構調整爲重點,大膽突破。采取“全員身份置換,人員分流,買斷資産,重組企業”這一基本形式,最大限度地將産權出讓給職工經營,變社有社營爲私營。2004年,該社結合自己的實際,以參與農業産業化經營來改造基層社,以産權多元化來改造社有企業,以社企分開、開放辦社來改造聯合社,以現代流通方式來改造傳統經營網絡。“2004年,我買斷工齡,用供銷社補償的5000元啓動資金(5000元實際折算給的是囤積商品)加上16年工齡每年800元的安置補助費以及跟親朋好友借來的錢把橋頭購銷店買了下來。”和正澤說。那年也是他第一次出遠門,和同村一位個體戶一起到大理市下關鎮進貨。“那年開始,我店裏的生意越來越好,可能是因爲有供銷合作社這塊牌子,加上産品種類越來越多的緣故。”和正澤說。

    改革不斷深化,供銷人一刻也沒有停止探索的步伐。2005年至2007年這一時期,是維西縣供銷合作社不斷總結經驗,汲取教訓,深化改革,破解發展難題,踏上改革發展新征程的重要曆史階段。維西縣供銷社結合實際,引導供銷社在崗職工、已分流安置的職工、各承包門店、農村經營戶、農村種植養殖戶圍繞當地特色産品,大力創辦農村綜合服務社,組建農民專業合作社,積極籌建農村行業協會,建立與市場經濟相適應的農村市場經營主體和流通服務體系,提高了服務農民、帶動農民、拓寬農民增收的新途徑。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2008年以來的5年,是維西供銷二次創業的5年,在縣委、縣政府的堅強領導和大力支持下,搶抓機遇,深化改革,不斷提升服務“三農”的能力。全面實施“鄉村流通工程”“萬村千鄉市場工程”,大力發展“兩社一會”。以供銷社傳統經營的化肥、農藥、食鹽、煙花爆竹及邊銷茶等商品爲切入點,依托“供銷合作社”品牌,采取“加盟經銷”“連鎖配送”“委托經營”“特許經營”等方式,把鞏固傳統經營業務與恢複重建鄉村經營服務網點有機結合起來,積極發展創辦鄉村“綜合服務社”“便民超市”“農家店”等。同時,盤活資産建設農村集貿市場,繁榮農村經濟。並對全縣創辦的經營網點實行統一標識、統一計劃、統一進貨、統一批發、統一配送,嚴把進貨關,保證經營品種與質量。

    “現在進貨一個電話就搞定了,百貨、化肥、鹽、煙花爆竹都由縣供銷社統一配送,直接送貨上門,既方便又保證了質量。”和正澤開心地說。

    按照“改造自我、服務農民”的基本要求,以豐富的資源爲依托,以供銷合作社流通網絡爲紐帶,加大合作社建設力度,探索爲農民服務的新途徑。“十八大以來我們維西縣供銷社通過多年的綜合改革,以盤活資産爲主線,通過項目投入,增強自身造血功能,我們的社有資産得到全面發展。我們依托供銷社的品牌將維西供銷農業生産資料、藥材土産、日用工業品、煙花爆竹專營等有限公司經營的産品通過連鎖配送到各個鄉村,促使我們社有企業的發展。在各鄉鎮,我們供銷社都建有超市、專業合作社、酒店。我們積極參與産業結構調整,以扶貧攻堅爲契機,參與高原特色農業發展。通過這些年發展,我們供銷社確實發展得比較好。”歐陽傑介紹說。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改革新舉措推動維西縣供銷事業大發展,2018年,維西縣供銷社完成銷售總額92791萬元,營業收入36741萬元,淨利潤366萬元。累計發展57個種養殖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均在工商登記注冊,注冊資金達5176.5萬元,入社成員3013人,帶動農戶8839戶,幫助農民實現收入8046萬元。

    解放思想沒有止境,改革沒有止境,發展沒有止境。站在新的起點上,勇立潮頭的供銷人以嶄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新的挑戰,致力開啓供銷改革發展新征程。


責任編輯:安永鴻

頻道精選